|本期目录/Table of Contents|

[1]何坤.新媒介时代背景下的公共传播:现状与反思[J].浙江传媒学院学报,2017,(02):38-43.
 He Kun.Current Situation and Thoughts on Public Communication in the Age of New Media[J].SAMSON,2017,(02):38-43.
点击复制

新媒介时代背景下的公共传播:现状与反思()
分享到:

《浙江传媒学院学报》[ISSN:1006-6977/CN:61-1281/TN]

卷:
期数:
2017年02期
页码:
38-43
栏目:
公共传播
出版日期:
2017-04-15

文章信息/Info

Title:
Current Situation and Thoughts on Public Communication in the Age of New Media
文章编号:
1008-6552(2017)02-0038-06
作者:
何坤
中国传媒大学 传播研究院,北京,100024
Author(s):
He Kun
关键词:
公共传播 新媒介 媒介规制 公共性 断裂
分类号:
G206
DOI:
-
文献标志码:
A
摘要:
公共传播不是与人际传播、组织传播或者大众传播并行的新传播形态,而是在新媒介时代,依托人际、组织和大众传播并与之共生的传播形态。公共传播的核心价值是传播主体及受众的公众性、媒介及内容的公共性、信息的公开性。新媒介时代公共传播的主客体之间出现泛化,把关人失守导致价值断裂,娱乐性逐渐取代公共性。针对以上现状,应当对新媒介时代背景下的公共传播采取有效措施,对媒介空间进行规制,恢复公共传播的公共性特征。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詹姆斯·柯兰等.互联网的误读[M].何道宽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18.
[2]James G.Stappers,Mass Communication as Public Communication[J].Journal of Communication.1983,Vol.33.No.3,pp.141-145.
[3]胡百精.公共传播研究的基本问题与传播学范式的创新[J].国际新闻界,2016(3).
[4]龚伟亮.传播学的双重公共性问题与公共传播学的诞生[J].新闻界,2013(9).
[5]石永军.论新媒体的公共传播[D].华中科技大学,2009.
[6]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16年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EB/OL].http://www.cnnic.cn/hlwfzyj/hlwxzbg/hlwtjbg/201608/t20160803_54392.htm.2016-08-03.
[7]张斯琪.微博文化研究[D].吉林大学,2012.
[8]邓力.传媒研究中公共性概念辨析[J].国际新闻界,2011(9).
[9]Habermas,J.Between Facts and Norms:Contributions to a Discourse theory of Law and Democracy[M].Cambridge:Polity Press,1999,p.350.
[10]陈楚洁,袁梦倩.社交媒体,职业“他者”与“记者”的文化权威之争——以纪许光微博反腐引发的争议为例[J].新闻大学,2015(5).
[11]汪洁.关于自媒体传播的公共性解读[J].新闻研究导刊,2015(15):108.
[12]胡正荣,李继东.我国媒介规制变迁的制度困境及其意识形态根源[J].新闻大学,2005(春).
[13][英]以赛亚·伯林.反潮流:观念史论文集[M].冯克利译.北京:译林出版社,2002:1.

相似文献/References:

[1]宋奇.民族国家还是全球公共领域——国际公共传播研究范式分析[J].浙江传媒学院学报,2017,(02):25.
 Song Qi.Nation State or Global Public Sphere? Two Research Paradigms of International Public Communication[J].SAMSON,2017,(02):25.
[2]廖梦夏.互构与重塑:公共传播的城市空间潜能与社会生产[J].浙江传媒学院学报,2017,(02):44.

备注/Memo

备注/Memo:
作者简介:何坤,男,博士生。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17-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