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录/Table of Contents|

[1]穆 童,战 迪.全媒体时代视听文本的听觉文化转向及其表意实践[J].未来传播,2020,(03):103-108.
 Mu Tong & Zhan Di.Auditory Cultural Turn of Audiovisual Texts and its Ideographic Practice in the Era of All Media[J].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University of Zhejiang,2020,(03):103-108.
点击复制

全媒体时代视听文本的听觉文化转向及其表意实践()
分享到:

《未来传播》[ISSN:2096-8418/CN:33-1334/G2]

卷:
期数:
2020年03期
页码:
103-108
栏目:
网络文化
出版日期:
2020-06-15

文章信息/Info

Title:
Auditory Cultural Turn of Audiovisual Texts and its Ideographic Practice in the Era of All Media
文章编号:
2096-8418(2020)03-0103-06
作者:
穆 童 战 迪
穆童,深圳大学 师范学院,广东 深圳,518060;战迪,深圳大学 传播学院,广东 深圳,518060
Author(s):
Mu Tong & Zhan Di
关键词:
全媒体 听觉文化 视听文本 视听综艺 移动音频
分类号:
G222
DOI:
-
文献标志码:
A
摘要:
近期,随着全媒体视听传播领域中听觉文本的广泛流行,学术界重拾对听觉文化的理论兴趣。作为与视觉文化一体两面的重要一极,听觉文化与人类的口语传播活动互为表里。在全媒体时代,传播技术的高速迭代发展快速激活了口语传播通道的同时,也为听觉文化的复兴打开了一条通道。听觉文化的媒介传播以垂直性和私有化为主要特征,迎合着当代受众的后现代文化趣味。在世界范围内主流美学思潮由实践美学转向生活美学的氛围中,听觉文化以日常化的生产机制导入人们的心灵,回归纯真,并与人们的生活经验相勾连,可以被理解为以文化设定的姿态为世界调音。研究指出,视觉文化与听觉文化应协调发展,任何厚此薄彼的观念都会导致难以控制的错误性后果。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法]贾克·阿达利.噪音:音乐的政治经济学[M].宋素凤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0:1.
[2][美]尼尔·波兹曼. 娱乐至死[M].章艳译.南宁: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58.
[3]2018中国移动音频行业发展盘点[EB/OL].https://www.analysys.cn/article/detail/20019193, 2019-03-05.
[4][美]沃尔特·翁.口语文化与书面文化:语词的技术化[M].何道宽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3.
[5][爱尔兰]肖恩·麦克布赖德等.多种声音,一个世界:交流与社会,现状与展望[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81:14-15.
[6]王敦.流动在文化空间里的听觉:历史性和社会性[J].文艺研究,2011(5).
[7]战迪:以破碎的整体感重构产业美学——移动音频生产的本土经验[J].现代传播,2019(3).
[8]Schafer, R. M.(1994). The Soundscape:Our Sonic Environment and the Tuning of the World. Rochester: Destiny Books, p.3.
[9]周志强.声音与“听觉中心主义”——三种声音景观的文化政治[J].文艺研究,2017(11).
[10]肖建华.当代审美教育:听觉文化的转向[J].中国文学研究,2017(3).
[11]刘连杰.触觉文化还是听觉文化: 也谈视觉文化之后[J].文艺理论研究,2017(3).

备注/Memo

备注/Memo:
作者简介:穆童,女,专职研究员。战迪,男,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20-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