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录/Table of Contents|

[1]宋奇.民族国家还是全球公共领域——国际公共传播研究范式分析[J].浙江传媒学院学报,2017,(02):25-29.
 Song Qi.Nation State or Global Public Sphere? Two Research Paradigms of International Public Communication[J].SAMSON,2017,(02):25-29.
点击复制

民族国家还是全球公共领域——国际公共传播研究范式分析()
分享到:

《浙江传媒学院学报》[ISSN:1006-6977/CN:61-1281/TN]

卷:
期数:
2017年02期
页码:
25-29
栏目:
公共传播
出版日期:
2017-04-15

文章信息/Info

Title:
Nation State or Global Public Sphere? Two Research Paradigms of International Public Communication
文章编号:
1008-6552(2017)02-0025-05
作者:
宋奇
中国传媒大学 国际传媒教育学院,北京,100024
Author(s):
Song Qi
关键词:
公共传播 民族国家 全球公共领域 全球化
分类号:
G206
DOI:
-
文献标志码:
A
摘要:
通过对国际公共传播中民族国家和全球公共领域两种研究范式的分析,界定了两者不同的逻辑边界,分别对其主体、话语与渠道、存在问题等进行了辨析。理论是对现实具有解释力的抽象逻辑分析工具,研究认为,两者均是当前全球格局下有价值的分析方法,应由研究者根据研究对象、研究立场、研究价值的判断,择一使用。民族国家范式的国际公共传播,公共外交、软实力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合,多元参与并不能改变一元主体的现实,应着重推动非官方政治的社会领域的参与。而全球公共领域范式对于多元主体理性对话的关注,将提供分析全球化和互联网革命有价值的理论工具,并可能推动更加民主的全球社会的形成。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江小平.公共传播学[J].国外社会科学,1994(7):46.
[2]吴飞.公共传播研究的社会价值与学术价值探析[J].南京社会科学,2012(5):107.
[3]师曾志.公共传播视野下的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以及媒体的角色——以汶川地震灾后救援重建为例[J].传奇·传记文学选刊,2009(1):14.
[4]胡百精,杨奕.公共传播研究的基本问题与传播学范式创新[J].国际新闻界,2016(3):63-65.
[5]何增科.全球公民社会引论[J].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2(3):32.
[6]国家汉办.关于我们[EB/OL].http://www.hanban.edu.cn/hb/.2016-12-15.
[7]学习路上.习近平15篇海外署名文章 亲民语言传递中国温度[EB/OL].http://cpc.people.com.cn/n/2015/0508/c164113-26969793.html,2015-05-08.

相似文献/References:

[1]何坤.新媒介时代背景下的公共传播:现状与反思[J].浙江传媒学院学报,2017,(02):38.
 He Kun.Current Situation and Thoughts on Public Communication in the Age of New Media[J].SAMSON,2017,(02):38.
[2]廖梦夏.互构与重塑:公共传播的城市空间潜能与社会生产[J].浙江传媒学院学报,2017,(02):44.

备注/Memo

备注/Memo:
作者简介:宋奇,男,博士生。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17-04-15